码字,费力不讨好的辛苦活
  • 时间:2019-10-07
  • 点击率:

自入春以来,每天五点不到,窗外便是鸡叫鸟鸣,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我已习惯于被鸟唤醒,虽醒尤卧时,总会朦朦胧胧猜测陶渊明之田园生活。那五斗米在陶渊明先生心目中的真正分量,我当然无法知道,但我至少可以推测得到,其田之数,其地所收,必能丰其衣而足其食。我常想,与世无争的村野生活固然自在,然无米下锅的日子不见得就悠然自得。就像这窗外的鸟叫声,如果不是因为其能“酒醉饭饱”,则其岂能每夜都能安逸于巢穴?又岂能每日清晨都能欢鸣于树林?若其整天食不果腹,又窝不挡风,则我所能听到的,肯定不是这种众鸟欢鸣的声音。其腹也空,其鸣必哀,饥饿的折磨催生的想必该是凄凄苦诉的哀叫声。
 
可惜我不是陶渊明,外无厘田寸土可耕,内无千金之储可以依赖,我惟一的资本,就是这流不尽的汗水。虽然我也有软床安逸之奢欲,但首先我必得解决衣食之需求,因此,辗转反侧中,我一想到身上的压力,便再不敢赖床不起。我强迫自己从朦朦胧胧中清醒过来,快速起床,洗刷后举步出门。其时尚不过六点,同事都还在睡梦中与周公缠绵不休。
 
隐隐约约的乡间小道,尤远近空空,鲜见人影。我常因此而窃喜,不是说早起的鸟儿有食吃吗?我也希望能有千金之遇而暴富于晨。于是,我上仰天空,下探花草,上不错过片云微雨,下不放过蛛丝马迹,寻寻觅觅,莫敢懈怠。我眼睁如珠,日以继日,又月以继月,寻遍千山万水,觅遍万水千山,颜渐老而色渐衰,今虽鬓白眉霜,犹一无所获。只有那树上的鸟叫声,声声相戏,不厌其烦,似在笑我异想天开,又似在讥我自不量力。那布谷鸟叫得更为直接,一遍又一遍地对我说着“不够不够”。可是,我天天牛耕马奔,汗流浃背,甚至废寝忘食,何还不够呢?是努力不够?还是能力不够?抑或是运气不够或为背景不够?或者,天时,地利,人和,三者之得,都有欠缺吧。对于它们的讥讽,虽然无可厚非,然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,即使天不我优,我亦当自以优之!
 
当路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时,我的汗水盈满了我的QQ空间,又塞满了我的微信朋友圈。于是,我设法驱除一身疲惫,在不绝于耳的鸟鸣声中,进入办公室,又走向了另一个劳作的空间。于是,我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空循环。

上一篇:坐船的情愫
下一篇:花一开满就相亲相爱
客服QQ: 点击这里
地址:台州市寨金路899号电子时代广场5116室 客服QQ:88888888
Copyright © 2014-2019 美安捷励志网 版权所有   

08980-36524188

服务时间:7X10小时